汇博资讯网给您提供快的军事新闻、爆料新闻、实时新闻、国际新闻、娱乐新闻、财经新闻,话题丰富,努力打造好的新闻平台
位置:汇博资讯网 >爆料新闻 >《中国军队》戴旭坚守民族的精神高地读秦基伟将军上甘岭日记

《中国军队》戴旭坚守民族的精神高地读秦基伟将军上甘岭日记

2018-10-25 17:20:01来源:汇博资讯网点击:22...

  战史是一个民族的成长,光荣的战史一般会演化为后世的精神图腾。评价一个民族的品质,要看她创造了怎样的战史;而判断一个民族的前途和生命力,则要看它如何自己的战史和创造新的战史。

  欧洲以及欧洲私生子的美国,其精神图腾是距今三千多年前波希大战中的温泉关大战。那是两个民族、两种文明的决战中,一场以极弱对极强的战役。三百名斯巴达战士全部战死,但却为整个欧洲赢得。欧洲人和美国人至今不忘这小小的一战, 2005年还在投巨资拍摄大片《斯巴达勇士》,在世界各地弘扬他们祖先的“战斗精神”,以鼓舞21世纪的欧美民众和联军,围剿波斯帝国继承者的伊朗。

  仅从这一点,就可以理解欧美称霸世界五百年和独步天下的铁一般的事实。

  堪与温泉关战役而威武过之的,是近代中国人创造的上甘岭战役。数万中国军人,其粉身碎骨、化为铁石烈火的举动,已不能用一般的战斗行为来描述。那同样是两个民族、两种文明的决战,同样是极弱对极强。他们——中国军人,牺牲了,胜利了。他们是中国的“斯巴达勇士”,只是没有人知道,中国斯巴达的故事是不是也会流传几千年。

  上甘岭的故事,是新中国第一批远征军书写的。自汉武大帝的军队远征大漠席卷匈奴,唐朝军队飙击突厥之后,近两千年中由农耕汉族为主构成的中国军队,已几乎没有在国门外狙击并大胜强敌的战争。但是,在公元1950年,中华民族的历史就像平地炸响的惊雷一样,忽然了炫目的篇章。

  在单调的世界战争史上,只记载着这场战役的简单的经过和结果:世界上最强大、装备最先进、刚刚取得世界大战胜利的美国军队,率领16国联军,以前所未有的猛烈炮火和激烈——差不多有着两千年前波斯王纵横天下的霸气,却被衣衫褴褛、武器简陋而士气高昂、视死如归的中国军人彻底。

  美国和美军的强大,加大和加重了中国和中国军队胜利的分量。毫不地说,自朝鲜战争结束后至今六十余年,在以弱敌强的战争中,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军队,创造过如朝鲜战争中上甘岭战役的辉煌。越南战争中没有,海湾战争中没有,后来的科索沃战争、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更没有——它们甚至没有让历史的人物和情节。这六十余年的“高技术”战争,虽然也惨烈,但却没有激动人心的看点,更没有值得后世回味的地方。

  指挥上甘岭战役的中国军队主将,是一位有着二十三年军龄,三十八岁年龄却身经百战的秦基伟军长。这位中国军长的履历,几乎就是新中国的履历。世界上每一个大国都有自己的革命,中国历史上每一个朝代也都有自己的战争开篇,但古今中外没有一国、一朝,如新中国一样卓绝而又激昂。正如秦基伟的战斗经历中随便拿出一页,都可以让他的美国对手感到一样,新中国的战争诗篇,每一页也都让美国的建国者们感到。

  在真正的上甘岭战役15年,二十多岁的秦基伟已经在中国的河西走廊打了一次小型的“上甘岭”战役。时任侦察科长的秦基伟,在临泽陷入重围,指挥后勤部队、警卫连和妇女团的微弱兵力,与数十倍于已、武器精良的敌人,鏖战三昼夜成功。朝鲜战争的时候,美国军队正挟战胜德、日两大帝国军队之威,踌躇满志;岂不知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在打败军阀、赶走日本、全歼国民党八百万大军之后,也正在胜利之巅骄傲地雄视东方!

  二、东西方最优秀民族选手钢铁和意志的对决

  二十世纪中叶,美国经过五十多年的扩张和两次世界大战的趁火打劫,积累起巨大无比的财富、技术和工业实力,独家拥有的“终极武器”原子弹,它以横行无忌的军事力量和目空一切的傲慢,体现在国际政治中。同样是这个时代,中国经历一个多世纪的民族屈辱,和无数人前仆后继的浴血拼争,终于“解放”,整个民族的心底都充满着对于未来的渴望。这种渴望成的集体意志,足以压过面前的一切。

  朝鲜,就此成为西方和东方最优秀的民族选手“决赛”的地方。上苍这样的时刻、这样的对手,进行钢铁和意志的较量,真是别有深意。也许它要看看,那个刚刚取代了欧洲所有帝国的最年轻的国家,有没有征服的力量;同时它还要看看,那个唯一尚存的文明古国,是否还有重新焕发的生命力。它把一切最有利的物质都给了美国一方,而把最艰苦的部分留给了中国一方,以此激发和探测人类精神和意志的极限。

  对决发生在朝鲜战争并最后体现在上甘岭战役中。

  许多年后,当我打开秦基伟将军当年在上甘岭道德洞里一笔一划记下的日记,耳畔犹是山呼海啸电闪雷鸣——

  1952年10月14日凌晨3时30分,一个远东冬日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。“激烈的战斗,在五圣山的前沿阵地激烈地展开了……”这一天,秦基伟将军,以这样平常的语气朴实的笔调,写下上甘岭战役日记的第一行。

  这一天,美、韩军以300门大炮、40架飞机和120辆坦克,向朝鲜一个名为上甘岭村附近的两个小山头——597.9和537.7高地发射炮弹30余万发,投掷航空炸弹500枚,以7个营的兵力开始了波浪般的进攻。

  第一天日记的结尾,秦基伟将军这样写到道:”我135团组织了顽强的反击,将敌人从阵地上赶出去,杀伤敌人1700多名,俘虏美伪军三名,缴获各种枪炮100余支,战车3辆”。

  这种场景,很类似中国军事电影的开头。但是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完全秦基伟将军的意料:它由两个连级高地之争最终成为规模巨大的战役,美韩参战总兵力6万人以上,而中国军队也集结了4万3千余人。秦基伟将军后来在回忆录中说“上甘岭战役是我一生中最残酷的战役”,“战役刚刚开始时,朝鲜其他战场上还有一些战斗,等上甘岭战役高潮,其他战斗几乎都告暂停,上甘岭就像一根敏感的神经末梢,动一动,痛全身,全世界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这片面积仅3.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。以后有人说上甘岭战役是‘在小山头上打大仗’,是‘朝鲜战场的淮海战役’,这些话是有一定的”。

  上甘岭战事的演变也超出了范佛里特的预料。这位美国集团军司令原计划只用两个营的兵力、5天时间、伤亡200人便拿下上甘岭。然而,此战却打了43天,联合国军”向两个小小山头倾泻了190万发炮弹和5000枚航空炸弹,其火力密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所有战场上闻所未闻的。

  “阵地表面工事被摧毁了,草木被打光了,山头的岩石被打成半米多深的粉末。战场上空,昏天黑地,硝烟缭绕。随手抓一把沙土,就有一半是铁屑、弹壳。与此相联系的是兵员的伤亡,血肉横飞的场面司空见惯……”秦基伟将军日记中记载的一个场景,几乎就是上甘岭战役程度的写照:“十一月五日……我守备部队同敌人了十八次反复冲杀。

  黄昏时分,在粉碎最后一次集团冲击时,主峰阵地上空出现了一幕令人惊心动魄的奇观。连续数日烽火硝烟遮蔽的天空在浑浑沌沌的黄昏中,倏然骤亮,那一瞬间,天宇间一片辉煌,桔红色的光辉照亮了整个上甘岭战场。紧接着,一声奇异的爆炸声裂破了长空,天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团,暴风骤雨般降下一阵燃烧着的金属碎片。原来是美军一架低空支援步兵冲击的F-51型强击机,居然撞上了我军地面低弹道弹丸,顿时粉身碎骨,那眩目夺魄的一亮,那惊天动地的一响,再加上纷纷的残骸正好落入敌阵,这使本来就胆战心惊的美韩士兵更加”。

  这种场景,是好莱坞的导演们在拍摄《斯巴达勇士》时,任凭想象也无法渲染的,而上甘岭不同于温泉关的,还有着更多关于人的生理和心理极限的检验。

  秦基伟将军战后总结道:“上甘岭战役是一场特殊的战役,它既是敌我双方军力的较量,又是两种世界观、两种价值观、两种思想的较量。”

  三、黄继光是“普遍”!——上甘岭盛开中华民族精神之花

  从最高指挥员的亲笔记录和一线战斗员事后的回忆中,这场战役的场景栩栩如生:坑道作战是最艰苦的阶段,坑道里的条件到了极点。敌人对坑道进行、轰炸、爆破、焚烧、堵塞,甚至向坑道里投掷毒气弹、硫磺弹。有的坑口被炸塌,有的被堵塞。坑道里缺粮、缺弹药,最要命的是缺氧、缺水。缺氧常使战士头脑发晕;缺水,战士只好喝尿,或者趴在坑道壁上舔石头上的潮气。志愿军战士全靠顽强的意志坚持着。尤其是伤员备受煎熬,有些时候,坑道里连一滴酒精,一卷绷带都没有,只好任凭伤口发炎、溃烂。为了不影响战友,伤员都自觉强忍剧痛,一声不吭,很多伤员都用嘴咬着床单,有的至死嘴里的床单都拿不下来……

  秦基伟的每一页日记在记述战斗场景时都充溢着必胜的豪情,但这位多年出生入死的铁血将军,在写到自己的部下时却饱含深情:“一三五团七连在坑道里七天缺水,当运输员刘明生将路上拾到的一个苹果送给连长张计法时,张计法又交给了步话员,步话员忍着干渴,又将苹果传给一个重伤员。一个苹果在坑道里转了一圈,又完整地回到连长手里。连长流着泪,带头咬了一小口,再往下传,每人都只咬一点点,一个苹果在坑道里转了两圈才吃完。我们为什么能够守住五圣山,为什么能够不拔地抵挡住那么猛烈的攻势?这个苹果的故事也可以从一个侧面做出答案……

  还有一个女战士使我印象至深,她叫王清珍,是个铁路工人的女儿,只有十七岁。她在五圣山后面的坑道病房护理二十多个重伤员,喂饭、换药、洗绷带,还要背伤员出洞解大小便。有个伤员嘴巴化脓,不能咀嚼,她先把饭嚼烂,像大人喂孩子一样一口一口地喂到战友的嘴里。还有一个腹部重伤的伤员,不能,躺着解不下大小便,又憋又胀,十分。这个姑娘为了解除战友的痛苦,帮助伤员排尿,情操之高尚,令人肃然起敬……”

  “四十五师发扬牺牲的战斗精神,一人舍命,十人难挡。许多连队打光了,有的连队只剩下几个人,仍然,战士们是多么可爱,多么可敬……邱少云、黄继光、孙占元等人的壮举,不仅使敌魂惊魄动,就是在我军战史上,这样的行为也不多见……有如此奋不顾身浴血死战将士,敌人焉有不败之理!”……“所有这些,灼痛了西方人的视野。对于中国人,他们应该重新认识了,必须刮目相看了”

  第十五军《抗美援朝战争史》这样描述:“上甘岭战役中,危急拉响手雷、手榴弹、爆破筒、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,舍身炸敌地堡,堵敌枪眼等,成为普遍。”

  一句“普遍”,足以泣鬼神!可以说,这样一支中国军队的形象,与鸦片战争、甲午战争中的中国军队,已不可同日而语。为什么同一个种族仅仅经过半个世纪就完全脱胎换骨?是中国共产党为中华民族注入的理想和信念,新中国领导人以汉唐尚武之风,将倍受列强凌辱的“东亚病夫”塑造成一个个、一群群英武战士,让新中国军人有了完全不同的精神,才使得他们经受住了炼狱般的铁火锻造。

  他们凭借“硬气功”以肉体击碎了钢铁,用手榴弹战胜了原子弹。那些在冰天雪地里以衣衫褴褛的单衣“像原木在移动”的人,以“谜一样的东方精神”,让中国陆军重新在国门外找回失落百年的尊严;几百个中华青年,操纵着飞翔的机关炮,把一百年来中国的耻辱,和列强的傲慢,打得粉碎!这是战争,又不仅仅是战争。这是整个民族的热血凝聚和精神!新中国有令人尊敬的国际,不是“菩萨心肠”忍让出来的;新中国在世界上高昂着头,那是因为黄继光走在民族的前头。

  拿破仑说,剑总是对精神俯首称臣的。朝鲜战争,就是中华民族收复千百年精神失地的一战,而上甘岭战役,把中国军队身上所携载的民族精神之光,释放到极致。

  这是我、也是后来的中国人景仰这场战争、这场战役的原因——她重新焕发了这个古老民族永不衰老的雄性精神。中国共产党人和她锻造的完全新型的中国军人,在他们草绿色的军装里,深藏着鲜红的信念——这是她所向无敌的真正。仅仅是描述这支军队的前身经历,美国作家协会主席索尔兹伯里就感叹“阅读长征的故事,使人们感到,人类的精神一旦被唤起,其威力是无穷无尽的”。要是他有机会并且也有勇气,描述一下曾经身为红军的将领指挥下的这场战争、这场战役,他又该发出怎样的感叹呢?

    网友评论
    评论(...
    全部评论